xiangzhe0001
0 回复

英语好是怎样一种体检

上一篇 下一篇 xiangzhe0001 发表于:2016-09-08 11:12 浏览(923) 分享到微博

blob.png

1. 有关语言偏见(Linguistic stereotype)和逆向语言偏见(Reverse linguistic stereotype)



Effects of accent, ethnicity, and lecture topic on undergraduates' perceptions of nonnative English-speaking teaching assistantsReverse Linguistic Stereotyping: Measuring the Effect of Listener Expectations on Speech Evaluation



2. 有关语言习得中态度(attitude)和学习动机(motivation)对最终外语习得成果的影响


blob.png


今天先来谈谈第一部分。



英语(口语)好的体验是,经常我一开口,会让对方愣一下。在一次上系主任的Issues in applied linguistics 这堂课的时候,我分享了这样一次经历。
在学校图书馆的咖啡厅排着长长的队买咖啡。收银员是一个说话飞快的金发姑娘,看上去性格也十分爽利的样子。轮到我,刚想开口的时候,姑娘很明显地放慢了自己的语速,而且身体向我这边倾斜,很用力地问:
What- can- I- get- you, love?
因为曾经经历过这样的语言上的“特殊对待”,我也没太吃惊,就用自己正常的语速跟姑娘讲:
Can I have A/ medium/ coffee mocha/ take-away? No cream, extra mush-mellow, thanks.
而且更好玩的是,在我说话的当儿,每一个停顿的地方(句法里面叫做一个constituent),姑娘都会半张着嘴巴,点着头,鼓励我继续说下去的样子。直到我流利地说完前面的问句,进入后半句的时候,姑娘的反应才变得正常了一些。
讲到这里,系主任了然地笑起来,说,她以为她是好心。然后就以我的故事为引子,继续向大家介绍语言偏见和逆向语言偏见。


什么是语言偏见(linguistic stereotype)呢?在专栏和很多答案里面我都提到过,社会语言学研究以社群为基本单位,以社会实践为大背景。 在社会实践中,来自不同社群的个体说着不同的方言,久而久之,社群的语言特征就成为了整个社群的标签,与整个社群和社群中的每一个人对应起来。尽管对于社群中的个体而言,差异大于共性。但是在社群外部的其他社群,也就是他者看来,个体差异被消弭,社群被同质化;而这,就叫做刻板印象,或者说偏见。期间涉及非常复杂的意识形态和符号系统的运转。

补充完背景材料,我们就可以用一句话来概括语言偏见:识音辨人。通过说话者表现出来的个别显著的语音现象,推断/臆断说话者的身份背景,甚至推测说话者的性格特质。这就是地图炮的学术解释。

回到我举的例子,好像不太是识音辨人,而是反过来,以人度音收银员还没听见我的声音,看着我的亚洲脸孔,心中就形成了一个“听说欠佳,口音偏重”的预设,然后产生相应的应对机制。这就是Reverse Linguistic Stereotype。我们看看这中间的思维过程是怎样的:

亚洲脸——来自亚洲——中国或者日本?(欧美人对亚洲的了解还是很稀缺的)——啊口音好重的说(多来自影视作品等间接经验)——应对机制

这中间,每一步都可能是错的:亚洲脸不一定是土著可能是二三代移民;亚洲不等于中国日本,还有马来西亚,新加坡(这两个地方的英语还是官方语言之一恩);就算是中国或者日本人,也有听说能力强的人……尽管错漏百出,还是不能阻止我们的偏见一往直前

在这个例子中,看似Reverse Linguistic Stereotype是好的,或者说至少是不坏的。但是在更多的情况下,它其实是为跨文化交流带来阻碍的。

有研究表明,亚裔的助教上课,学生成绩会差。为啥,他们想当然地觉得亚裔一定口音重,所以他们觉得一定听不懂,然后就真听不懂了。这叫做逆向语言偏见 reverse linguistic stereotype,意思就是说在听话人通过说话人的物理特征大致臆断出说话人所属的社群(年龄,性别,种族,地区,国籍等)以后,就会想当然地认为自己“听到”了该社群特有的语音特征。典型的脑袋欺骗耳朵。

啊,有朋友对这个逆向语言偏见感兴趣,我就简单讲一讲它的实验过程吧。说,把一堆美国大学生薅到一块儿,找一段类似探索发现频道的内容用标准的美国普通话录下来,切分成三段儿。第一段播放的时候,PPT上显示一张黄种人的脸;第二段播放的时候,PPT上显示一张白种人A的脸(这一段是filler,就是起一个分散注意力的作用,并不作为研究对象);第三段播放的时候,PPT上显示一张白种人B的脸。然后让学生们根据刚刚 讲的内容做听力题。出来的结果就是,放黄种人脸的时候,听力题分数要比放白种人B的时候低。




第二部分




我们先来摆一摆文献
PhD Dissertation Gardner, Robert C.
JSTOR: TESOL Quarterly, Vol. 2, No. 3 (Sep., 1968), pp. 141-150


早在1960年的时候,Gardner 就把attitude看做一个变量研究它在第二语言习得的过程中所扮演的角色。学习态度对学习成果有影响,这样一个得到广泛认同的观念似乎逐渐已经成为事实。更有意思的问题应该是,什么样的动机?产生多大的影响?

Gardner提出了
Integrative Motivation这样一个概念,我先擅自翻译为"融入动机"(欢迎学TESOL的小伙伴更正),顾名思义:融入一个社群的动机。Gardner认为,这样一种动机相比较其他来源的动机更为强烈,也更容易带来语言学习的成功。很好理解,常听人说“丢国外两三个月就基本上能通英语了”,原来是带着融入圈子这样一个明确而紧迫的目的来学习,对学习成果促进很大。

Gardner 还提出,融入动机的强烈与否,和一个人的性格特质有关:非权威主义(non-authorianism)和非民族中心主义(non-ethnocentrism)。具有以上两种特质的人,不容易形成本族/外族这样非黑即白的二分法(rigid ingroup/outgroup dichotomy),而伴随这种二分法而来的就是怀疑和拒绝一切外来事物。

与此同时,融入动机还会受到一些外部因素,如同龄人的压力(peer pressure),和文化隔阂(cultural barriers)的影响。

Gardner的实验在加拿大蒙特利尔这样一个英法双语区进行,实验的结果是:融入动机对于真正成为一个双语者有着统计学上的显著意义。对法语社群抱有好感的受试者,也就是融入动机较强的受试者,明显在听说读写各方面优于对法语社群不抱有好感,甚至抱有恶感的受试者。而且前者还更容易习得一些法语口音:French-Canadian Accent。与此同时,受试者的融入动机多与自己父母的融入动机一致(家庭影响)。

我们回到本来的问题:感觉学习英语很难,为什么有人还能学得好?

语言学从业者中的一波,Linguistic Therapist 话语治疗师,简称话疗师(专门针对语言表述缺陷进行心理学、语言学和认知行为学方面的治疗,直观印象参见《国王的演讲》),经常提到Comfort Zone(心里舒适区)这样一个概念。这个概念可是帮了我们大忙。因为无论是从理论,还是从实验的角度,我们都无法印证一种语言比一种语言更难学/更好学,或者是对于特定语言背景的人来说,一种语言比另一种语言更难学/更好学,这样一个被很多语言学习者提到的直观印象。



所以我提到:



我在这里要强调一下,在语言习得方面,学习的多钟语言属于或者不属于同一语系/语族,从统计学上看差别不大。不过看容庵姑娘艾特我的答案,想要补充一点。如果目标语言Target Language和学习者熟悉的语言(第一语言或经常使用的第二/三语言)的句法特征相近,会给学习者一种心理上的舒适感。而这种主观感受会影响学习者的学习动力motivation和学习态度attitude,这两点也将直接影响语言学习的最终效果。所以,并不是因为句法结构相近所以格外好学(也就是说不同的句法结构并不会带来学历难度上的显著变化),而是因为你觉得好学所以学得好。

运用舒适区这个概念,我们似乎就能解释,为什么有的朋友觉得日语比英语好学或者反过来。那是因为在学习某种语言最初接触到的一些语音/句法/构词/字形特征,激发某一位或者某几位有着相似语言背景的学习者关于自己惯用语的一些记忆,并在其中形成关联,进而产生一种心理上的舒适感。因为每个人脑中的语言结构都不尽相同,所以会出现对于同一种语言,来自同样语言背景的不同人,会有截然不同的难度体验这样的个体差异。
说这种舒适感是错觉吧,也不全是,毕竟,它成功地欺瞒了大脑,实实在在得影响着我们的语言学习。

学习一种外语,我们背离了以往自己熟悉的发音方式、字形、构词法、语序,似乎回到了牙牙学语的时代,不同的是我们又没有婴幼儿那么强大的语言学习机制,一种挫败感油然而生,进而产生抗拒。这使得本来就不熟悉的语言特征愈发生涩难懂。所以拾荒在这里建议,以后学英语或者任何一种外语,在遇到“很困难”的地方,在心中默念:不是难,不是我笨,只是我不熟悉罢了

融入动机还会受到一些外部因素,如同龄人的压力(peer pressure),和文化隔阂(cultural barriers)的影响。这句话在最初写的时候,我自己也不是完全理解为什么学外语会有peer pressure,直到我今天在Lidl 有了一个小小的经历这才恍然大悟。

排队结账的时候前面是一对中国情侣,看样子是来旅游的。买了一堆酸奶等乳制品,女孩子结账的时候想问收银员要小勺。

女孩说,你们有spoon么。中间的长元音/u:/发得不很标准,听起来像中文里面“布”的元音。但是布它是个短/u/,RP的元音里面没有短/u/这个音,相对应的是另外一个后半高圆唇/ʊ/,如下图:

blob.png

所以女孩子说了三遍,还带比划收音姐姐都没听懂。我这个时候产生了一种奇妙的心理,到底要不要上去翻译一下。收音姐姐肯定欢迎我这么做,但可能/一定会让那个女孩很尴尬。我不想让别人尴尬,但是看着后面的队伍越排越长(晚高峰嘛),我还是上前一步,说,spoon, for the yogurt。

收音姐姐恍然大悟说,啊,spoon啊,我们没有。回头对我连声道谢。女孩那边呢,果不其然,还没等收音姐姐给小票呢,女孩子拔了卡就囧得扭头跑了……

blob.png


我一方面非常理解女孩子的反应,另一方面呢我想说这种心态其实不太好。英语对我们来说,从小就是当做一门主课学习,学得好学的不好直接跟升学、前程挂钩。在国外呢,先天的多语环境,带来一种不同的心态:语言就是一种工具。相比较我们的,语言是一门必修课,就要灵活、自如得多。在语言是一门功课的认知下,我上前当翻译就像在无形中说,你的口语很逊,虽然我并不是这个意思,but……

所以我想重复一下我在科普社会语言学的时候常说的一句话: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方言,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口音,这是正常的,这是常态

在这方面我特别赞同Lawrence Li先生在的观点,拥抱别扭。这几个字好好体会一下,真的特别有道理。

回到题目问的——英语好的体验是什么,我得再加一条:很多同胞在场的时候,经常会不由自主地噤声,偶尔一开口,就会被大家行注目礼,尴尬极了。


分享到: 更多
分类:
小知识